水蜜桃视频


   9月 15

午夜八adc影院

老者没有让巫彦九起身,巫彦九也未敢站起身来,不过在巫彦九说话之时,老者竟然站起身来,她步伐轻盈,很快就走来了巫彦九的身旁,而且还拍了拍她的肩旁,并说道:“老朽的心早已死去,老朽亦无法帮你夺回巫家!不过你心若在巫家,巫家是不是你的又将如何呢?”

巫一太直接转过身去,她不再看起巫彦九的头,而是重新坐到了坐垫之上,可是这次老者却是背对着巫彦九,她根本就不想再看到巫彦九那副粉面桃花面容背后,却是深藏着一颗蛇心,不过巫一太还是说道:“孩子!你还是离去吧!”

也许是因为巫彦九的心狠手辣,才导致巫一太的心灰意冷,看样子她已经对巫彦九并不报有什么希望,而是失望加失望,可就巫一太曾经对巫彦九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。

然而巫彦九在巫家根本没有再能求的人,她急忙磕头请教,并说道:“一太奶奶,彦九一死虽不足姑息,可是奶奶三太毕竟是你的亲妹妹,宗族之亲总要胜过一切的,就算是看在我奶奶的面子上,还请一太奶奶为小孙女指点指点迷津,暂且帮小孙女渡过这次难关!”

“哎!”巫一太叹息,于是无奈说道:“老朽平日里很少与人来往,只有一徒,你去寻寻她,若她肯帮你,老朽也无话可说,希望你好自为之,倘若你有做出损我巫家之名之事来,老朽定不会轻饶于你!”

巫彦九急忙叩头以表谢意,便是离开了巫一太的房间,她离开巫一太的房间当中时,才看了看自己早已疼痛难忍的肩旁,上面竟然还印着五个手印,当时巫彦九极为诧异,双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,她自言自语道:“一太奶奶好强的法术,才只是轻轻一拍我,我的双手都不得动弹,这若用些力道,恐我的骨头都得被震得粉碎!”

现如今知晓巫一太是巫三太的亲姐姐,也知晓巫三太的排行是最低的一个,那么在巫一太与巫三太中间应该还有一人,那就是巫二太,确实巫家当中还是有此人的,只不过巫二太因巫而早逝,她曾经与巫彦九的母亲志同道合,虽说差了辈分,但对于习巫的人来说,能找到知音还是会很庆幸的,她对巫法的专研也颇有见解,但最终有因强行习巫而死去,实属可惜。

巫彦九在巫一太的门外缓了许久,这会没有被巫一太拍的那一面肩旁下的手臂,才刚刚恢复常态,不过对于巫彦九来说,时间永远要胜过一切,她照着巫一太手指的方向去寻找,果然那个方位有一间房子,不过那间房子看起来很破旧,但历史应该也很悠久。

巫彦九边走还边想着刚刚巫一太究竟施用的是什么法术,为何会如此厉害,可是巫彦九还有一事不明,就是巫一太的年岁究竟有多大,难道她不是七八十岁吗?话说巫三太的年岁,巫彦九都不曾知晓,她曾经见到过别人的奶奶,大多就是这个年岁的人,故而巫彦九就认为自己的奶奶也应该在七八十岁的年纪,但是巫彦九并不知晓,巫一太、巫二太、巫三太这仨姐们,其实都是在一天出生的,三胞胎其实还是很常见的,而且三位姐妹的长相几是乎一模一样的。

不提那死去的巫二太,就拿巫一太与巫三太比较,恐不常见之人还很难分辨谁是谁,只不过巫三太的右耳上比巫一太的右耳上多出了一颗黑痣,仅此而已。

巫彦九的瞎想突然被几个侍卫的声音所打断了,听其中一位侍卫低声喝道:“你们夜里都精神点,若又谁被发现,休怪我不留情面!”

巫彦九并没有听见有人回应那女子的话语,可见巫家做事真是滴水不漏,但是从声音的方位来判断,巫彦九大致知晓那个区域,其实就是围绕主城堡的周围的监视区,巫彦九现所处于的位置,就在那个区域之外,她为防事情败露,便是急忙闪身而跃,接着就不见了踪影,很快她就来到巫一太爱徒的房间前,她本想敲门进入,可是夜里冒然去打扰人家,未免惹来人家的不悦,巫彦九没有办法,她只能去鲁莽敲门,不过当巫彦九的右手刚要触碰到屋门的时候,门突然就开了……

清纯气质女神鞠婧祎淡雅素装私密写真图片

站立在巫彦九面前的依旧是位老者,她的年岁并不亚于巫一太,看样子也得有七八十岁的样子,巫彦九不知她究竟有多大的年岁,也只能称呼一声奶奶,她拱手说道:“夜深打扰奶奶实属不该,可是小孙女今日有急事相求,还请奶奶相助。”

巫一太的爱徒,也随着巫一太的名讳,巫三太曾经给她起了一个在巫家的名字,就叫做巫一止,然而这个名字可大有来历,曾经巫一止为了拜巫一太为师时,她曾在巫三太的房屋前苦修一年,最终以诚意感动了巫一太,巫一太这才破例收了巫一止为徒,然而巫一太赐给巫一止的名字中,含有的这个止字,其实就是截止的意思,同样也有最后之意。

巫一止有幸成为巫一太的徒弟,可想而知她的地位在巫家定然会很高,当然有人会说她一步登天,也有人会说她会拍马屁之类的话,可是巫一止并不以为然,她跟在巫一太的身旁,直至今日高龄也一直在服侍着巫一太,忠心可鉴,想想当时就算是掌事长老巫三太见到巫一止时,恐都要给她留些情面才是。

试问这样一位忠诚着怎么会帮助巫彦九去密谋夺取巫家呢?然而世事无绝对,这事还要从巫彦九的母亲说起,当时她很小的时候,就常去巫一太与巫二太那里玩耍,她们都对巫彦九的母亲百般呵护,甚至将其当成自己的闺女教导。

然而就是因为如此,巫彦九的母亲才误入歧途,也就是她跟着巫二太去学强行修巫的法门,当然是有所成就并且尝到了甜头的,故而巫彦九的母亲在年纪轻轻时,她在巫家当中的成就就已经到达了顶峰,同时也是她人生习巫当中的一个瓶颈期。

可是那时巫彦九的母亲毕竟年岁尚轻,加以修习其母巫三太的修养之术,她自身恢复的极快,可是她越加的放肆起来,很少在修习修养那些缓慢的法门,只是一股劲的寻求上次巫法,她想冲破瓶颈,不想被瓶颈束缚,可是最终她换来的又是什么呢?

她的确拥有了极强的巫法,可却没有余生去享用!这一生终究变成了一场噩梦,多半还是痛苦的。

也许错误在于巫二太的身上,可是人与人的追求均是不同的,倘若巫彦九的母亲肯迷途知返,她也不会走到那种地步,那么当今巫家的大巫定是非她莫属的。

这是一段可悲的历史,不过历史终究是历史,希望历史不会再重演下去,只听巫一止说道:“小娃你寻我何事?”

巫彦九还是要报上巫三太的大名的,之后她就编造了一个故事,但是这个故事却极有道理,她说道:“我母亲本应该是巫家的大巫,不过母亲却选择离开了巫家,但母亲的心依旧留在巫家当中,她追求强悍的巫法,也不过就是想更好的去保护巫家,可惜母亲早亡,再也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……”

也许是巫彦九想到了自己的母亲,这才流下了几滴眼泪,也许这一切都是巫彦九的计谋,老人们时常说起,当自己遇到强者时,要么想办法打败她,要么就去感动她。

巫彦九擦了擦泪水,便是又咽嘢着说道:“如今我是她的女儿,我应当完成母亲的心愿,再者说,巫家现如今已经不再纯正,祖宗家法不可轻易废除,我想巫家迟早要毁在不纯正之手,想来这也是奶奶不想见到的,难道奶奶想成为巫家的千古罪人吗?巫一太奶奶虽嘴上不说什么,可三太奶奶毕竟是她的亲妹妹,宗族之亲更加更过一切,试问巫家沦落到她人之手后,奶奶们的心中就会开心吗?最近一太奶奶是否也抑郁寡欢呢?想来没有人会高枕无忧的,也许奶奶们都是无奈,她们不想做出对不起巫家的事,可是包容和掩瞒事实已成定局,那么后人又将如何去想奶奶们呢?百年后的一太奶奶,和我已去的二太与三太奶奶,她们怎会安然入睡呢?到了最后,后人定要说巫家就毁在了奶奶们的手里才对。”

巫一止并不是老糊涂,她知晓巫彦九就是在用三位巫家老祖来打压自己,逼迫自己不得不去帮助她做事,可是巫彦九的话语字字入骨,颇有道理,再一想一太师父的确因为巫彦九的母亲没有成大器当上巫家大巫,而失去了信心,因为巫彦九的母亲就是巫家的独苗,三位老祖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,可是确没有换来什么结果,故而巫一太隐居不出。

巫一止心想,这女娃知晓巫一太的大名,而且对巫一太家族之事了如指掌,她确是宗族至亲无疑,倒也未曾想那个为巫而疯的狂妄丫头,竟然还生下一位如此聪慧的女儿,见巫一止直接挽起巫彦九的衣袖,她要亲眼看一看巫彦九手臂上守宫砂!
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.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